中国的汉字总数多达数万,各字的笔画多寡不结体也因字而异,这就构成了书法的复杂性,也增添了它的艺术魅力。元代书法家赵孟频说:“书法以用笔为主,而结体也须用工。”尤其是楷书法度更加严谨。楷书的结字原则,有以下六个方面。

1.点画得所。

字的一点一画都与整体有着密切联系而不可分割,如孙过庭所说:“一点成一字之规”。所以我们必须使一点一画都安排在应有的位置,一点一画都表现出应有的形势和走势,一点一画都处在协调统一的整体中。尤其需要强调的,当写开头的第一笔时,就应当想到字的整体。

2.比例得当。

字的偏旁部首及其它部位与整体之间都存在着一定的比例关系。如果能够按照结构的需要,使笔画和部首的大小长短、高矮宽窄都比较适度,上下之间、左右之间结合得比较密切,轻重平斜、俯仰开合安排得比较协调,参差错落、疏密松紧布置得比较融洽,这就做到了比例得当,搭配合理。反之,若比例失调、搭配不合理,就会出现奇形怪状。

3.收放得宜。

任何事物都是有主有副、有实有虚的,楷字的结构也是如此。主要笔画是支撑字的大间架的,像房子的梁柱,而副笔则像房子的橡木门窗。上下左右各个部位也有主有副,所以要做到主笔、主体结构要突出,而副笔从属结构要相对收敛而作好配合。有笔画者为实,无笔画者为虚,实者收敛,虚者放纵,要有意识地进行调节,这才能收放得宜和谐自然。

4.争让得势。

由于字的笔画繁简多寡不同,部首的宽窄高矮不一,不能平均分布位置或简单地堆放,而要用布白调配、互相穿插、互相容让等方法去处理。如前人所说:“高有相让,则能者展之;地有相让者,则要处得势。相让者,让高就卑,让宽就窄,让险就易。然亦须有相助之意为善”。这就是说要避就揖让,做到以短让长、以窄让宽,以小让大,让左侧右、彼此相安。这样才能不拥不挤,不松不垮,争让得势,相映成趣。

5.变化得体。

作为造型艺术的书法,对于结体而言,除了和顺、谐调、整齐、一致之外,还要追求它的变化多样和参差殊异。前人论结构组字时云:“点不变谓之布棋,画(即横)不变谓之布箕,竖不变谓之束柴”。意思是,如果笔画呆板拘谨没有变化,就像布棋子、摆箕子、捆柴禾一样,毫无生气。体势不变,则更是可想而知了。所以要通过笔画和体势的变化,去显示书法艺术的生命所在。变则通,变则灵,变则形尽其妙,变则出神入化。

6.动静得意。

楷书的结体既求平正均衡,又要防止死板僵化。根据“物平则静,静则乏势,不平则动,动则势生"的道理,我们在结体组字时,就应在笔画的变化和形体的意境上作些探讨,要把书写者的主观意识、思想感情、审美情趣注入到一点一画、一招一式中去。使其静则安宁祥和,动则电闪雷鸣。要做到“寓危绝于平正之中,藏奇崛于方平之内"。这样俯仰奇正,顾盼呼应,动静结合,刚柔相济,才能使书法进入一个较高的艺术境界。